古诗文
当前位置:首页 > 藏红花 > 藏红花新闻 > 上海崇明区以品牌化思维重振西红花产业

上海崇明区以品牌化思维重振西红花产业

时间:2020-12-17 17:13:14 作者:万人中央我独殇

西紅花是上海市崇明區廟鎮的傳統産業,然而高投入高成本的種植模式一度讓這一産業陷入低谷。加上農村勞動力老齡化、就業渠道多元化等因素,廟鎮的西紅花種植面積由原有的3000畝銳減至800畝。伴随着都市農業理念的興起,在當地政府的大力推動下,廟鎮西紅花廣泛吸納企業資源,有效對接市場,以品牌化思維重塑産業格局。

上海崇明廟鎮的西紅花

以“綠”字當頭,是目前社會各界人士看待發展問題的共識。“着綠”并不難,難的是在綠色田野上走出一條不斷滿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康莊大道,而圍繞特色走差異化的發展道路,顯然是不二法門。記者近日來到了上海市崇明區廟鎮,更印證了這一說法。

“我們廟鎮是農業大鎮,爲了體現廟鎮特色,我們明确強調做‘紅色’文章。”坐在崇明區首家開張營業的“香朵”開心農場,廟鎮鎮長陳群打開了話匣子。

傳承“紅色”産業,固綠色之本

廟鎮的特産是“紅黃綠”,黃指的是地理标志産品黃金瓜,綠指的是享譽上海市場的翠冠梨,而紅字的品類和内涵則更豐富,共有西紅花、紅掌花、草莓、桑果四大類。

“廟鎮有華東地區最大的紅掌鮮切花基地,其工廠化經營模式爲廟鎮農業增效農民增收做出了不小的貢獻,把西紅花放在首位,是考慮到了特色産業傳承和結構轉型的新時代需求。”陳群不等記者提問,先自言自語起來。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源于中藥原材料本地化的戰略,西紅花來到了上海,在好幾個縣紮根落戶。由于當地由工業化向城鎮化發展,加上西紅花種植前期投入成本高,收花季節勞動強度相對大,時至今日,隻有廟鎮的西紅花依舊燦爛。

頭頂着初冬暖陽,一路享受着廟鎮西岸氧吧清新的空氣和綠樹成蔭,記者來到上藥集團位于合作地區的西紅花種植研究與加工基地,西紅花香味撲面而來。

自1999年就來到永樂村負責西紅花種植項目的裴衛忠,說起上海西紅花産業的曆史,頭頭是道。“這是個高投入、高成本、高附加值的産業,沒有“公司+農戶”的模式,沒有上藥集團的品牌支持,廟鎮的西紅花估計維持不到今天。”

裴衛忠道出了西紅花産業發展的核心,沒有上藥集團這個品牌,廟鎮的西紅花不可能繼續成就萬綠叢中的那片紅。

廟鎮西紅花加工車間

啓動“地标”認證,促産業振興

廟鎮西紅花産業高峰時種植面積達到3000多畝,是富民的特色産業。按照每畝3萬元的産出,農民至少能獲得2.5萬元以上的收益,遠遠高于崇明地區其他特色農業産業的效益。但是,如今,廟鎮西紅花的種植面積已萎縮至800畝左右。

“農村勞動力的老齡化、就業渠道的多元化是産業萎縮的因素,但不是關鍵因素,主要因素還是西紅花缺乏品牌建設、新型職業農民缺乏進入産業的動力。”陳群說。

去年調到廟鎮之後,陳群就展開了調研,掌握了西紅花産業起落的第一手資料,特别是當他了解到上藥集團在另外的鄉鎮建立了種植基地後,迅速展開壯大西紅花産業的行動。

記者了解到,爲鼓勵和支持西紅花産業發展,廟鎮政府立足種植規模化、标準化、品牌化要求,規劃了500畝以上的西紅花種植區若幹個,鼓勵和引進農業企業和農戶入駐種植小區,并在基礎設施建設、設施用房、品牌建設、智能管理技術應用等方面給予政策扶持。最爲關鍵的動作是,鎮政府于今年5月啓動了崇明西紅花國家地理标志的認證工作,計劃用兩年的時間完成崇明西紅花的認證工作。

國産西紅花經曆了由盛到衰的市場裂變。記者從權威部門獲悉,以伊朗西紅花爲主的外來産品幾乎淹沒了國産西紅花,而與此形成強烈反差的是,國産西紅花品質則遠超進口産品。

去年剛剛返鄉創業的湯迪告訴記者,随着國民生活條件的改善、消費理念的變化,西紅花迎來了又一個春天,這是他進入該産業的市場基礎。如今廟鎮鎮政府又從品牌着手打造西紅花産業,天時地利人和都齊備了。

湯迪以前的工作是在金融行業做數據庫,去年決定回到家鄉,成立了上海恒品西紅花專業合作社。他注重現代化種植、種球繁育、産品開發和産業推廣,同時确立了同步打造彙集藥用型花卉和植物的特色農場。爲此,合作社第一期就流轉了110畝地,800多平米的科技栽培大棚,用于西紅花種球的室内栽培。

“廟鎮建設西紅花品牌是一箭雙雕,西紅花品牌影響力上去了,西紅花輪作的稻米品牌建設也一定能順勢而爲,因此,争取地标産品是當務之急,鎮裏特别計劃了幾十萬元的品牌專項經費。”陳群說。

培育稻米品牌,“紅花”開兩朵

圍繞農業供給側改革,崇明選擇了大米作爲改革的第一抓手,崇明綠色大米的品質在上海市場是有目共睹的。西紅花種植都是施有機肥,輪作稻米香、糯,口感好,但生産規模由西紅花的産業規模決定着。廟鎮的西紅花産業逐漸恢複當年英姿,西紅花大米品牌也自然成爲廟鎮的又一特色品牌。

在上藥集團西紅花基地采訪期間,記者聽到裴衛忠和湯迪的一段對話感觸頗深。

“我們基地的西紅花稻米都是爲集團員工特供的,又香又糯,可惜數量太少。”

“合作社的稻米可以供應給你們啊!”湯迪笑着回應。

“西紅花稻米品質口感可不一樣。”裴衛忠不客氣地回了湯迪一句。

裴衛忠說的是實話,湯迪心裏也很清楚,合作社今年西紅花種球面積12畝,水稻面積80畝,隻能爲今後西紅花和水稻輪作做準備。

聯益村村支部書記王崇文這些年通過特色農産品品牌建設嘗到了不少甜頭,“聯益牌”翠冠梨、崇明金瓜和金瓜稻讓聯益村農民名得利得,看到湯迪在猛西村搞西紅花水稻輪作很是羨慕。

“如果要擴大西紅花基地,就到我們聯益村來吧,我保證爲合作社做好服務,我們一起來打造西紅花稻米品牌。”王崇文驕傲地說着,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農民日報記者 胡立剛 文/圖

西红花是上海市崇明区庙镇的传统产业,然而高投入高成本的种植模式一度让这一产业陷入低谷。加上农村劳动力老龄化、就业渠道多元化等因素,庙镇的西红花种植面积由原有的3000亩锐减至800亩。伴随着都市农业理念的兴起,在当地政府的大力推动下,庙镇西红花广泛吸纳企业资源,有效对接市场,以品牌化思维重塑产业格局。

上海崇明庙镇的西红花

以“绿”字当头,是目前社会各界人士看待发展问题的共识。“着绿”并不难,难的是在绿色田野上走出一条不断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康庄大道,而围绕特色走差异化的发展道路,显然是不二法门。记者近日来到了上海市崇明区庙镇,更印证了这一说法。

“我们庙镇是农业大镇,为了体现庙镇特色,我们明确强调做‘红色’文章。”坐在崇明区首家开张营业的“香朵”开心农场,庙镇镇长陈群打开了话匣子。

传承“红色”产业,固绿色之本

庙镇的特产是“红黄绿”,黄指的是地理标志产品黄金瓜,绿指的是享誉上海市场的翠冠梨,而红字的品类和内涵则更丰富,共有西红花、红掌花、草莓、桑果四大类。

“庙镇有华东地区最大的红掌鲜切花基地,其工厂化经营模式为庙镇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做出了不小的贡献,把西红花放在首位,是考虑到了特色产业传承和结构转型的新时代需求。”陈群不等记者提问,先自言自语起来。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源于中药原材料本地化的战略,西红花来到了上海,在好几个县扎根落户。由于当地由工业化向城镇化发展,加上西红花种植前期投入成本高,收花季节劳动强度相对大,时至今日,只有庙镇的西红花依旧灿烂。

头顶着初冬暖阳,一路享受着庙镇西岸氧吧清新的空气和绿树成荫,记者来到上药集团位于合作地区的西红花种植研究与加工基地,西红花香味扑面而来。

自1999年就来到永乐村负责西红花种植项目的裴卫忠,说起上海西红花产业的历史,头头是道。“这是个高投入、高成本、高附加值的产业,没有“公司+农户”的模式,没有上药集团的品牌支持,庙镇的西红花估计维持不到今天。”

裴卫忠道出了西红花产业发展的核心,没有上药集团这个品牌,庙镇的西红花不可能继续成就万绿丛中的那片红。

庙镇西红花加工车间

启动“地标”认证,促产业振兴

庙镇西红花产业高峰时种植面积达到3000多亩,是富民的特色产业。按照每亩3万元的产出,农民至少能获得2.5万元以上的收益,远远高于崇明地区其他特色农业产业的效益。但是,如今,庙镇西红花的种植面积已萎缩至800亩左右。

“农村劳动力的老龄化、就业渠道的多元化是产业萎缩的因素,但不是关键因素,主要因素还是西红花缺乏品牌建设、新型职业农民缺乏进入产业的动力。”陈群说。

去年调到庙镇之后,陈群就展开了调研,掌握了西红花产业起落的第一手资料,特别是当他了解到上药集团在另外的乡镇建立了种植基地后,迅速展开壮大西红花产业的行动。

记者了解到,为鼓励和支持西红花产业发展,庙镇政府立足种植规模化、标准化、品牌化要求,规划了500亩以上的西红花种植区若干个,鼓励和引进农业企业和农户入驻种植小区,并在基础设施建设、设施用房、品牌建设、智能管理技术应用等方面给予政策扶持。最为关键的动作是,镇政府于今年5月启动了崇明西红花国家地理标志的认证工作,计划用两年的时间完成崇明西红花的认证工作。

国产西红花经历了由盛到衰的市场裂变。记者从权威部门获悉,以伊朗西红花为主的外来产品几乎淹没了国产西红花,而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国产西红花品质则远超进口产品。

去年刚刚返乡创业的汤迪告诉记者,随着国民生活条件的改善、消费理念的变化,西红花迎来了又一个春天,这是他进入该产业的市场基础。如今庙镇镇政府又从品牌着手打造西红花产业,天时地利人和都齐备了。

汤迪以前的工作是在金融行业做数据库,去年决定回到家乡,成立了上海恒品西红花专业合作社。他注重现代化种植、种球繁育、产品开发和产业推广,同时确立了同步打造汇集药用型花卉和植物的特色农场。为此,合作社第一期就流转了110亩地,800多平米的科技栽培大棚,用于西红花种球的室内栽培。

“庙镇建设西红花品牌是一箭双雕,西红花品牌影响力上去了,西红花轮作的稻米品牌建设也一定能顺势而为,因此,争取地标产品是当务之急,镇里特别计划了几十万元的品牌专项经费。”陈群说。

培育稻米品牌,“红花”开两朵

围绕农业供给侧改革,崇明选择了大米作为改革的第一抓手,崇明绿色大米的品质在上海市场是有目共睹的。西红花种植都是施有机肥,轮作稻米香、糯,口感好,但生产规模由西红花的产业规模决定着。庙镇的西红花产业逐渐恢复当年英姿,西红花大米品牌也自然成为庙镇的又一特色品牌。

在上药集团西红花基地采访期间,记者听到裴卫忠和汤迪的一段对话感触颇深。

“我们基地的西红花稻米都是为集团员工特供的,又香又糯,可惜数量太少。”

“合作社的稻米可以供应给你们啊!”汤迪笑着回应。

“西红花稻米品质口感可不一样。”裴卫忠不客气地回了汤迪一句。

裴卫忠说的是实话,汤迪心里也很清楚,合作社今年西红花种球面积12亩,水稻面积80亩,只能为今后西红花和水稻轮作做准备。

联益村村支部书记王崇文这些年通过特色农产品品牌建设尝到了不少甜头,“联益牌”翠冠梨、崇明金瓜和金瓜稻让联益村农民名得利得,看到汤迪在猛西村搞西红花水稻轮作很是羡慕。

“如果要扩大西红花基地,就到我们联益村来吧,我保证为合作社做好服务,我们一起来打造西红花稻米品牌。”王崇文骄傲地说着,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农民日报记者 胡立刚 文/图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