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藏红花 > 伊朗藏红花 > 进博会上想与中国“共享未来”的伊朗藏红花商

进博会上想与中国“共享未来”的伊朗藏红花商

时间:2019-11-11 11:18:23 作者:白鸥掠海

“我在藏紅花地裏長大,現在我想把它帶到中國。”莫森坐在自家公司的展台裏說。雖然腿腳有些不方便,但從進博會開幕那天起,他都是每天一大早就來到展台,向往來客人介紹伊朗的藏紅花。

Tarvand藏紅花公司的老板莫森在進博會現場

莫森在進博會現場。拍攝:肖恩

來自伊朗的莫森(Mohsen Ehtesham)出身于一個藏紅花世家,家裏有一塊藏紅花田,祖輩都以種植藏紅花爲生,家族種植藏紅花的曆史已經超過了一個世紀。

聊起家傳的産業,莫森打開話匣子就關不上。他對界面新聞介紹說,藏紅花具有抗抑郁、減壓、改善情緒等功效,在伊朗是一種廣受歡迎的藥材,而伊朗是最大的藏紅花生産國和出口國,全球95%的藏紅花都産自伊朗。

《本草綱目》中對藏紅花也有記載:“藏紅花即番紅花,譯名泊夫蘭或撒法郎,産于天方國”。這裏的“天方國”指的就是伊朗所在的西亞中東地區。古時産于波斯地區(現伊朗等地)的藏紅花一般經西藏進中原,因此得名。

曆史上,伊朗曾是古絲綢之路上的重要樞紐。公元前2世紀,班超的副使甘英就曾到過安息國(今伊朗境内),并打通了中國經此通往羅馬的交通線。今年4月,伊朗财經部長德吉帕薩德在北京參加“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時強調,考慮到伊朗在古絲綢之路中的重要地位,伊朗應當提高在“一帶一路”倡議中的參與度。

中伊兩國經貿往來密切,合作領域廣泛。海關數據顯示,2018年,兩國雙邊貿易額2303.2億元,其中中國進口額1384.9億元,同比增長10.2%;今年1至9月,兩國貿易額1239.4億元,其中中國進口額745.2億元。

把伊朗最好的藏紅花帶進中國市場是莫森的夢想。“我是個商人。要把最好的産品帶給消費者,這是作爲商人的責任。進博會是個好機會。”莫森指出,目前中國市場上的藏紅花質量參差不齊,存在一些人造的“假”藏紅花。他反複強調,這些人造藏紅花對人體有害無利,隻有純天然的藏紅花才真正有價值。

莫森說,他的藏紅花公司Tarvand位于伊朗東部的呼羅珊省,那裏有最适合藏紅花生長的水土和氣候條件,是藏紅花的主産區之一。公司的花田距離工廠約1公裏,花田裏的工人把一朵朵紫花摘下後馬上送進工廠加工,而每朵花裏隻有三根深紅芯,需要大約7.5萬朵花才能做出450克藏紅花。

伊朗人采摘藏紅花

莫森的父親在1962年創辦了Tarvand。30多年前,20歲出頭的莫森剛從大學畢業就回家接手了家族生意。如今,58歲的他早已走出家裏的花田,成爲一位伊朗藏紅花行業大咖。Tarvand目前有2000人規模,年産藏紅花14噸。

工商管理專業畢業的莫森深知市場的重要。年輕時剛接手公司,他就開始放眼海外,着手把商品銷往歐洲、中東和亞洲其他國家。

據伊朗《德黑蘭時報》報道,本伊曆年度前五個月(3月21日至8月22日),伊朗共出口藏紅花74噸,價值7800萬美元。伊朗農業部草藥計劃司司長表示,伊朗藏紅花出口地達40個,其中西班牙、越南、卡塔爾和阿聯酋占據前四位。

莫森表示,過去西班牙、法國、瑞士、德國等歐洲國家是伊朗藏紅花出口的主要市場,但第二次來進博會的他現在認爲,藏紅花的未來會是在中國。

上屆進博會的經曆讓莫森感受到了中國消費者對藏紅花的熱情,堅定了他對中國市場的信心。今年莫森的藏紅花展台前依舊人頭攢動,開展前三天,已有近30位客商表達了合作意向。

在他看來,本屆進博會“新時代,共享未來”的主題與他的想法不謀而合。中國給了他一個擁有巨大潛力的市場,而他要把最好的藏紅花帶給中國。他表示,對于像自己這樣剛剛涉足中國不久的人來說,進博會是做調研的好地方,是打開市場的第一步,要在這裏找到潛在的客戶和未來的方向。

作爲藥材,藏紅花進入中國需要通過一系列流程審批,并取得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核發的《進口藥品注冊證》。對于初來乍到的莫森來說,在中國市場孤身闖蕩難度頗大,來進博會也是要找到一家中國藥企來合作開拓市場。

Tarvand公司的藏紅花産品

Tarvand公司的藏紅花産品。拍攝:肖恩

在中國生活了十年的伊朗人卡拉米(Ariafar Karami)也意識到了中國藏紅花市場的巨大潛力。依靠在中國生活多年積累下的資源,卡拉米已經找到了一家中國合作夥伴,并與伊朗當地的藏紅花農場主建立合作,創辦了Zaveh Pars公司,并取得了進口許可。

卡拉米告訴界面新聞,以前他每次從伊朗回到中國,都會給朋友們帶些藏紅花作爲禮物,很受朋友歡迎。有朋友問他,爲什麽不把你們的藏紅花拿來中國賣呢?這讓卡拉米開始慢慢萌生要把伊朗藏紅花出口到中國的想法。

幾天前,Zaveh Pars公司的第一批藏紅花已經運抵上海。“以後我再也不用自己從伊朗背着藏紅花回中國了。”卡拉米笑着說。

在伊朗的國家展台上,卡拉米準備了一些藏紅花茶供來往客人品嘗。他拿着一小罐藏紅花,微微抖動手腕,深紅色的花芯落到水裏,水色逐漸微微發黃,之後不斷加深,屬于藏紅花的獨有香氣開始飄散撲鼻而來。

小小的紫色花,讓卡米拉和莫森與中國結緣,而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又架起了一座互聯互通的橋梁。卡拉米說:“想要來中國做生意,你絕對不能錯過進博會。”

從商幾十年的莫森則說,他去過世界上大大小小各種展會,卻從沒看到過像進博會這樣以進口爲主題的大規模展會。他很肯定地表示,下一屆他還要來。

盡管伊朗目前面臨着相對複雜的國際環境和經濟形勢,但莫森對自己在中國的藏紅花事業信心滿滿。“我很肯定以後我一定能夠打開中國市場的大門。”他說。

界面新聞 記者 肖恩 編輯 曾宇

进博会上想与中国“共享未来”的伊朗藏红花商

“我在藏红花地里长大,现在我想把它带到中国。”莫森坐在自家公司的展台里说。虽然腿脚有些不方便,但从进博会开幕那天起,他都是每天一大早就来到展台,向往来客人介绍伊朗的藏红花

Tarvand藏红花公司的老板莫森在进博会现场

莫森在进博会现场。拍摄:肖恩

来自伊朗的莫森(Mohsen Ehtesham)出身于一个藏红花世家,家里有一块藏红花田,祖辈都以种植藏红花为生,家族种植藏红花的历史已经超过了一个世纪。

聊起家传的产业,莫森打开话匣子就关不上。他对界面新闻介绍说,藏红花具有抗抑郁、减压、改善情绪等功效,在伊朗是一种广受欢迎的药材,而伊朗是最大的藏红花生产国和出口国,全球95%的藏红花都产自伊朗。

《本草纲目》中对藏红花也有记载:“藏红花即番红花,译名泊夫兰或撒法郎,产于天方国”。这里的“天方国”指的就是伊朗所在的西亚中东地区。古时产于波斯地区(现伊朗等地)的藏红花一般经西藏进中原,因此得名。

历史上,伊朗曾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要枢纽。公元前2世纪,班超的副使甘英就曾到过安息国(今伊朗境内),并打通了中国经此通往罗马的交通线。今年4月,伊朗财经部长德吉帕萨德在北京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时强调,考虑到伊朗在古丝绸之路中的重要地位,伊朗应当提高在“一带一路”倡议中的参与度。

中伊两国经贸往来密切,合作领域广泛。海关数据显示,2018年,两国双边贸易额2303.2亿元,其中中国进口额1384.9亿元,同比增长10.2%;今年1至9月,两国贸易额1239.4亿元,其中中国进口额745.2亿元。

把伊朗最好的藏红花带进中国市场是莫森的梦想。“我是个商人。要把最好的产品带给消费者,这是作为商人的责任。进博会是个好机会。”莫森指出,目前中国市场上的藏红花质量参差不齐,存在一些人造的“假”藏红花。他反复强调,这些人造藏红花对人体有害无利,只有纯天然的藏红花才真正有价值。

莫森说,他的藏红花公司Tarvand位于伊朗东部的呼罗珊省,那里有最适合藏红花生长的水土和气候条件,是藏红花的主产区之一。公司的花田距离工厂约1公里,花田里的工人把一朵朵紫花摘下后马上送进工厂加工,而每朵花里只有三根深红芯,需要大约7.5万朵花才能做出450克藏红花。

伊朗人采摘藏红花

莫森的父亲在1962年创办了Tarvand。30多年前,20岁出头的莫森刚从大学毕业就回家接手了家族生意。如今,58岁的他早已走出家里的花田,成为一位伊朗藏红花行业大咖。Tarvand目前有2000人规模,年产藏红花14吨。

工商管理专业毕业的莫森深知市场的重要。年轻时刚接手公司,他就开始放眼海外,着手把商品销往欧洲、中东和亚洲其他国家。

据伊朗《德黑兰时报》报道,本伊历年度前五个月(3月21日至8月22日),伊朗共出口藏红花74吨,价值7800万美元。伊朗农业部草药计划司司长表示,伊朗藏红花出口地达40个,其中西班牙、越南、卡塔尔和阿联酋占据前四位。

莫森表示,过去西班牙、法国、瑞士、德国等欧洲国家是伊朗藏红花出口的主要市场,但第二次来进博会的他现在认为,藏红花的未来会是在中国。

上届进博会的经历让莫森感受到了中国消费者对藏红花的热情,坚定了他对中国市场的信心。今年莫森的藏红花展台前依旧人头攒动,开展前三天,已有近30位客商表达了合作意向。

在他看来,本届进博会“新时代,共享未来”的主题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中国给了他一个拥有巨大潜力的市场,而他要把最好的藏红花带给中国。他表示,对于像自己这样刚刚涉足中国不久的人来说,进博会是做调研的好地方,是打开市场的第一步,要在这里找到潜在的客户和未来的方向。

作为药材,藏红花进入中国需要通过一系列流程审批,并取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核发的《进口药品注册证》。对于初来乍到的莫森来说,在中国市场孤身闯荡难度颇大,来进博会也是要找到一家中国药企来合作开拓市场。

Tarvand公司的藏红花产品

Tarvand公司的藏红花产品。拍摄:肖恩

在中国生活了十年的伊朗人卡拉米(Ariafar Karami)也意识到了中国藏红花市场的巨大潜力。依靠在中国生活多年积累下的资源,卡拉米已经找到了一家中国合作伙伴,并与伊朗当地的藏红花农场主建立合作,创办了Zaveh Pars公司,并取得了进口许可。

卡拉米告诉界面新闻,以前他每次从伊朗回到中国,都会给朋友们带些藏红花作为礼物,很受朋友欢迎。有朋友问他,为什么不把你们的藏红花拿来中国卖呢?这让卡拉米开始慢慢萌生要把伊朗藏红花出口到中国的想法。

几天前,Zaveh Pars公司的第一批藏红花已经运抵上海。“以后我再也不用自己从伊朗背着藏红花回中国了。”卡拉米笑着说。

在伊朗的国家展台上,卡拉米准备了一些藏红花茶供来往客人品尝。他拿着一小罐藏红花,微微抖动手腕,深红色的花芯落到水里,水色逐渐微微发黄,之后不断加深,属于藏红花的独有香气开始飘散扑鼻而来。

小小的紫色花,让卡米拉和莫森与中国结缘,而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又架起了一座互联互通的桥梁。卡拉米说:“想要来中国做生意,你绝对不能错过进博会。”

从商几十年的莫森则说,他去过世界上大大小小各种展会,却从没看到过像进博会这样以进口为主题的大规模展会。他很肯定地表示,下一届他还要来。

尽管伊朗目前面临着相对复杂的国际环境和经济形势,但莫森对自己在中国的藏红花事业信心满满。“我很肯定以后我一定能够打开中国市场的大门。”他说。

界面新闻 记者 肖恩 编辑 曾宇

伊朗藏红花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