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文
当前位置:首页 > 冬虫夏草 > 冬虫夏草价格 > 金寨虫草 营养价值并不高

金寨虫草 营养价值并不高

时间:2020-12-17 17:55:00 作者:一纸红笺写你
60多歲的當地村民老劉說,他年紀大了,一天隻能挖到一百多個,年輕人最多一天能挖到七八百個,也就是說一天能有六七百元的收入,在街道上做生意的都關門歇業上山“挖寶”。該鄉政府相關工作人員表示,粗略統計,最近一段時間全鄉有超過40萬元的收入進入當地村民的腰包。
  從5月中旬開始,金寨縣鐵沖鄉長河村吳灣組附近上千的村民在此挖“冬蟲夏草”,藥販子在山下的路邊等着收購,村民挖下山論個賣,一人一天能掙幾百塊。那麽,村民們挖的是冬蟲夏草麽?
  當地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老鄉告訴記者,現在,村民紛紛帶着自制的耙子和小鏟子,背着小口袋就一頭鑽進當地的山林中,臨近中午時陸續下山,從口袋裏掏出從山上挖來的“蟲草”,以每根幾毛至一元不等的價格,賣給等在山下路邊的藥販子,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場面十分火爆。
  60多歲的當地村民老劉說,他年紀大了,一天隻能挖到一百多個,年輕人最多一天能挖到七八百個,也就是說一天能有六七百元的收入,在街道上做生意的都關門歇業上山“挖寶”。該鄉政府相關工作人員表示,粗略統計,最近一段時間全鄉有超過40萬元的收入進入當地村民的腰包。
  村民們告訴記者,一模一樣的情況6年前曾經在這裏出現過,其實他們也不太相信這就是真正的冬蟲夏草,冬蟲夏草是極其名貴的中藥,怎麽可能一下出現這麽多呢?但是有人出高價買,他們也就不管那麽多了。
  當地林業站的工作人員介紹,這些蟲草确實是蟲子的屍體和植物結合在一起的,2008年村民瘋狂采挖時,他們分析可能是當年遇見罕見的雪災,蟲子從樹上凍僵後落到地上,被植物真菌感染并結合,長出了和冬蟲夏草一樣的東西,但去年氣溫并不是很低,爲何今年又出現這種情況,也覺得很蹊跷。
  記者向路邊的藥販求證,藥販們均堅稱這就是冬蟲夏草,當問及收購到手以後銷往哪裏,做什麽用,藥販們都避而不談。
  金寨縣一位王姓中醫學專家表示,冬蟲夏草的蟲是蝙蝠蛾的幼蟲,草是蟲草菌,金寨“蟲草”的蟲是一種亞香棒蟲,草也不是蟲草菌。“可以确定,金寨村民們挖到的是亞香棒蟲草,并非真的冬蟲夏草”,專家說,它們屬于蟲草的“同一家族”,但本質上卻有天壤之别。金寨縣當地藥監部門專家認爲,金寨的亞香棒蟲草沒有經過任何安全評價,以及藥理、毒理實驗,不能在市場上流通,更不能随便作爲中藥使用。
60多岁的当地村民老刘说,他年纪大了,一天只能挖到一百多个,年轻人最多一天能挖到七八百个,也就是说一天能有六七百元的收入,在街道上做生意的都关门歇业上山“挖宝”。该乡政府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粗略统计,最近一段时间全乡有超过40万元的收入进入当地村民的腰包。
  从5月中旬开始,金寨县铁冲乡长河村吴湾组附近上千的村民在此挖“冬虫夏草”,药贩子在山下的路边等着收购,村民挖下山论个卖,一人一天能挣几百块。那么,村民们挖的是冬虫夏草么?
  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乡告诉记者,现在,村民纷纷带着自制的耙子和小铲子,背着小口袋就一头钻进当地的山林中,临近中午时陆续下山,从口袋里掏出从山上挖来的“虫草”,以每根几毛至一元不等的价格,卖给等在山下路边的药贩子,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场面十分火爆。
  60多岁的当地村民老刘说,他年纪大了,一天只能挖到一百多个,年轻人最多一天能挖到七八百个,也就是说一天能有六七百元的收入,在街道上做生意的都关门歇业上山“挖宝”。该乡政府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粗略统计,最近一段时间全乡有超过40万元的收入进入当地村民的腰包。
  村民们告诉记者,一模一样的情况6年前曾经在这里出现过,其实他们也不太相信这就是真正的冬虫夏草,冬虫夏草是极其名贵的中药,怎么可能一下出现这么多呢?但是有人出高价买,他们也就不管那么多了。
  当地林业站的工作人员介绍,这些虫草确实是虫子的尸体和植物结合在一起的,2008年村民疯狂采挖时,他们分析可能是当年遇见罕见的雪灾,虫子从树上冻僵后落到地上,被植物真菌感染并结合,长出了和冬虫夏草一样的东西,但去年气温并不是很低,为何今年又出现这种情况,也觉得很蹊跷。
  记者向路边的药贩求证,药贩们均坚称这就是冬虫夏草,当问及收购到手以后销往哪里,做什么用,药贩们都避而不谈。
  金寨县一位王姓中医学专家表示,冬虫夏草的虫是蝙蝠蛾的幼虫,草是虫草菌,金寨“虫草”的虫是一种亚香棒虫,草也不是虫草菌。“可以确定,金寨村民们挖到的是亚香棒虫草,并非真的冬虫夏草”,专家说,它们属于虫草的“同一家族”,但本质上却有天壤之别。金寨县当地药监部门专家认为,金寨的亚香棒虫草没有经过任何安全评价,以及药理、毒理实验,不能在市场上流通,更不能随便作为中药使用。

冬虫夏草价格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