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文
当前位置:首页 > 冬虫夏草 > 冬虫夏草价格 > 冬虫夏草涨价3000倍 越挖越少20年后或枯竭

冬虫夏草涨价3000倍 越挖越少20年后或枯竭

时间:2020-12-17 17:55:07 作者:落日海湾
百年來,人們遵循着傳統的冬蟲夏草采挖、服用方式。然而近年來,随着資源量和消費群的急劇變化,冬蟲夏草行業正逐步走向“傳統撞上現代”的升級轉型期。
生長在平均海拔3500米以上高原地帶的冬蟲夏草,因其稀缺性和不可複制性,堪稱中藥裏的“軟黃金”。千百年來,人們遵循着傳統的采挖、服用方式。然而近年來,随着資源量和消費群的急劇變化,冬蟲夏草行業正逐步走向“傳統撞上現代”的升級轉型期。
越挖越少越少越貴越貴越挖
“上世紀80年代末,冬蟲夏草開始在市場上走俏。以全國冬蟲夏草最大産地青海爲代表,不到30年的時間裏,蟲草價格翻了3000多倍,産量卻僅剩下過去的二三成。”青海省畜牧獸醫科學院草原研究院冬蟲夏草研究室主任李玉玲說。
冬蟲夏草曾爲采挖者及蟲草商帶來的“創富神話”或許會随着産量的劇跌而難以爲繼。記者了解到,在青海冬蟲夏草重要産地玉樹藏族自治州,原先一個勞動力一天可以挖到上百根蟲草,一個采挖季結束全家可以收入十幾萬甚至幾十萬元,然而近些年,一天挖到10根蟲草的人已經很少見。
調查數據顯示:我國12個樣地蟲草平均産量隻有過去的9.94%,部分産地資源量不足30年前的2%。根據2012年青海全省普查數據,青藏高原的冬蟲夏草蘊藏量已經大幅下降,部分區域的蘊藏量甚至已經降低到30年前的3%至10%。
“按照這個速度,青海的冬蟲夏草資源不超過20年就會枯竭。”李玉玲說。
“眼下,合理利用、保護蟲草資源是唯一拯救途徑。”中投顧問産業研究部經理、醫藥品研究員郭凡禮說。
記者在前不久閉幕的2013中國青海國際冬蟲夏草暨藏醫藥展交會上發現,相對冬蟲夏草原草交易,蟲草深加工産品的比例有明顯上升。
郭凡禮說:“冬蟲夏草深加工已成爲行業發展趨勢,促使這一局面形成的原因主要有三:其一,作爲稀缺性資源,深加工能夠将原草最大化利用;其二,深加工産品服用便捷、高效,爲主流消費群所青睐;其三,巨大的市場利潤空間。
深加工産業發展迅速
在此次青海國際冬蟲夏草及藏醫藥展交會上記者發現,相對以往的蟲草交易會展,此次展會中,冬蟲夏草原草交易一定程度在縮小,其深加工、産業鏈衍生産品的比例明顯上升。
“目前市場上的冬蟲夏草深加工産品主要以蟲草壓制含片、口服液、原粉膠爲主,深加工是爲了将有限的資源最大限度地利用。”青海省冬蟲夏草協會執行會長才讓多傑表示。
青海省藏醫院常務副院長李先加告訴記者,自古以來,人們服用冬蟲夏草的方式不外乎兩種:原草嚼服或煲湯食用。随着資源急劇減少和主流消費群消費觀念的改變,傳統服用方式費時耗力的弊端逐步顯現,而現代生物科技的産物蟲草深加工産品開始走向市場。
“目前,冬蟲夏草深加工屬于超微化物理研磨過程。原草經過超微化,其細化程度一般都可達到3-4萬目(超微化單位),經過超微化的蟲草,無論何種形式(固态、液态)都更利于人體吸收,并且适宜大多數體質。”青海省畜牧獸醫科學院草原研究院冬蟲夏草研究室主任李玉玲說。
青海春天藥用資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率先冬蟲夏草深加工産品推向市場,其5X極草産品系列所利用的就是冬蟲夏草超微化原理。據公司的市場宣傳,百分百原草壓制含片,将蟲草最大程度利用,相對服用原草,最高可以達到7倍的吸收效果。
對于蟲草超微化後的吸收效果,目前我國還沒有權威機構發布臨床試驗證明。但是根據北京同仁堂制藥股份有限公司去年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冬蟲夏草在超微化至10萬目時,人體吸收效果将是原草的10倍。
“随着科技水平不斷進步,冬蟲夏草深加工的程度還在不斷擴大,超微化至10萬目,或許在不久的将來就可以通過技術水平的進步而得以實現。”李玉玲說。
在全國冬蟲夏草最大産地青海省,越來越多從事冬蟲夏草經營的企業開始将目光投向深加工産業。“隻有順應市場走向才能發展。”青海三江源藥業有限公司負責人紮西才吉表示。
資源和市場決定行業走向
中投顧問産業研究部經理、醫藥品研究員郭凡禮說:深加工産品可謂在資源稀缺情況下應運而生。深加工能夠充分利用原草,并且可以進一步增加原草的附加值,珍惜每一根蟲草,将資源利用最大化,是深加工産業得以發展的根本原因之一。
“其次,冬蟲夏草深加工的發展是順應市場需求的必然結果,當下消費者對健康日益關注,對健康型産品需求量較大,深加工可以以規模優勢滿足消費者需求。此外傳統的使用方式耗時耗力,而深加工産品具有便捷、高效等特點,爲主流消費群體所青睐。”郭凡禮說。
另外,可觀的經濟價值也會催生深加工産業的發展。中國生物工程學會分子醫學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張耀洲說“深加工往往是地區特色産業的必經之路。從最初的原始生産、銷售,再到深加工,可以帶動産業改革和升級,同時也可以利用資源優勢換取利益最大化。”
衆所周知,生長在青藏高原的青稞,千百年來隻作爲高原食物的代表而存在。然而當青稞作爲産業走上深加工道路時,其所顯現的附加值遠遠超過本身的價值。
據西藏自治區某青稞深加工企業負責人介紹:一畝青稞,傳統産值最多在500-1000元,但是如果把它加工成麥綠素,β-葡聚糖,包括一些藥品的中間原料的話,目前比較保守的商業價值是每畝一萬元左右。
就冬蟲夏草而言,雖然近些年來價格不斷攀升,但原草所創造的經濟價值終究不抵深加工産品,其稀缺性注定了市場消費群體爲主流高端人群。例如5X極草系列産品,380元一克的冬蟲夏草純粉壓制含片價格堪比黃金,然而高價格的背後是銷售市場的一派火熱。
産業升級面臨困惑
澳門大學中華醫藥研究院副院長李少平表示,我國醫學對于冬蟲夏草的記載曆史悠久,過去,冬蟲夏草一直作爲入藥藥材而存在,隻是後來身價飛漲後才開始被單獨服用,其實冬蟲夏草是一個天然大處方,其深加工領域範圍也很廣。
李少平認爲,目前的冬蟲夏草深加工還隻停留在超微化物理研磨階段,并且是單一利用的階段,而冬蟲夏草的綜合利用才是發展深加工的精髓所在。
“人們知道冬蟲夏草是好東西,但往往不了解與其他藥材合成的複方制劑,會對某些疾病的治療産生更好效果,比單一服用蟲草更有針對性。”青海金诃藏藥館負責人袁栓甯說。
李玉玲說:“除了複方制劑,冬蟲夏草的真菌深加工也擁有廣闊的前景。真菌是冬蟲夏草的唯一的有效成分所在。在美國、日本等國家,通過蟲草提煉的真菌被廣泛應用在免疫制劑、保健品和食、藥品中,然而我國目前僅有四個制藥企業所生産的四種真菌産品。”
若要長遠發展,還需要開拓更廣的深加工領域。但無論研發還是生産,都需要大量的資金和技術支持,對于少數擁有一定實力的企業可以實現,然而對于諸多小企業,是巨大的障礙。
“蟲草交易市場長久以來比較混亂,商戶大都"單兵作戰",小、散、亂企業較多,這樣的企業是沒有實力發展深加工産業的。”郭凡禮說。
玉樹州冬蟲夏草協會理事長格金俄保才仁告訴記者,玉樹是品質最好冬蟲夏草的産地之一,許多從事從草經營的企業都有意向發展蟲草深加工,但苦于沒有資金和技術、科研專家的支持而無從開始。
“冬蟲夏草深加工雖已成行業趨勢,但并非意味着所有企業都要從中分一杯羹,相反,這是一個行業整合、規範市場的過程,大企業在控制原料、産品研發及銷售方面均具優勢,所以激烈競争之下諸多小品牌退出是必然。”郭凡禮說。
對于眼下快速發展的冬蟲夏草深加工産業,李玉玲表示擔憂:發展深加工的初衷是珍惜資源、将資源最大化利用,但産業發展過旺是否會适得其反,造成資源被加快掠奪?
李玉玲認爲,政府不應一味鼓勵企業投身深加工領域,國家相關部門出于資源保護和生态保護應出台相關措施,一方面發展,一方面也要保護爲數不多的蟲草資源,實現可持續發展。
冬蟲夏草淪爲“中藥神話,科學笑話”
近年來,冬蟲夏草被吹捧得神乎其神,身價一路飙升,賽過黃金。然而,不少專家認爲,冬蟲夏草并不神奇,甚至沒有多大功效。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博士後、科普作家劉夙說,狂炒冬蟲夏草對生态環境造成了威脅,也欺騙老百姓花了很多冤枉錢,由此建立起來的商業神話應該被打破,“冬蟲夏草,不是中藥的神話,而是科學的笑話。”
蟲草亂象:灌鉛粉插竹簽增重以假亂真牟取暴利
冬蟲夏草素有“軟黃金”之稱,30年來價格暴漲3500倍,但是到目前,國内卻沒有出台冬蟲夏草的國家标準。由于缺乏統一的标準和市場,使得冬蟲夏草的消費者如同“瞎子摸象”,而不少銷售商則渾水摸魚,在利益驅動下,市場上蟲草造假手段層出不窮。
一斤蟲草=一輛寶馬你吃得起嗎?
近日,有媒體報道青海春天藥用資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生産的極草5X冬蟲夏草因涉嫌違規銷售、虛假宣傳等問題,而之後公司所做出的回應也被指漏洞重重,業内表示,青海春天隻是一個點,這個點折射了蟲草行業缺乏标準、優劣難斷、以假亂真等亂象。
百年来,人们遵循着传统的冬虫夏草采挖、服用方式。然而近年来,随着资源量和消费群的急剧变化,冬虫夏草行业正逐步走向“传统撞上现代”的升级转型期。
生长在平均海拔3500米以上高原地带的冬虫夏草,因其稀缺性和不可复制性,堪称中药里的“软黄金”。千百年来,人们遵循着传统的采挖、服用方式。然而近年来,随着资源量和消费群的急剧变化,冬虫夏草行业正逐步走向“传统撞上现代”的升级转型期。
越挖越少越少越贵越贵越挖
“上世纪80年代末,冬虫夏草开始在市场上走俏。以全国冬虫夏草最大产地青海为代表,不到30年的时间里,虫草价格翻了3000多倍,产量却仅剩下过去的二三成。”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草原研究院冬虫夏草研究室主任李玉玲说。
冬虫夏草曾为采挖者及虫草商带来的“创富神话”或许会随着产量的剧跌而难以为继。记者了解到,在青海冬虫夏草重要产地玉树藏族自治州,原先一个劳动力一天可以挖到上百根虫草,一个采挖季结束全家可以收入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元,然而近些年,一天挖到10根虫草的人已经很少见。
调查数据显示:我国12个样地虫草平均产量只有过去的9.94%,部分产地资源量不足30年前的2%。根据2012年青海全省普查数据,青藏高原的冬虫夏草蕴藏量已经大幅下降,部分区域的蕴藏量甚至已经降低到30年前的3%至10%。
“按照这个速度,青海的冬虫夏草资源不超过20年就会枯竭。”李玉玲说。
“眼下,合理利用、保护虫草资源是唯一拯救途径。”中投顾问产业研究部经理、医药品研究员郭凡礼说。
记者在前不久闭幕的2013中国青海国际冬虫夏草暨藏医药展交会上发现,相对冬虫夏草原草交易,虫草深加工产品的比例有明显上升。
郭凡礼说:“冬虫夏草深加工已成为行业发展趋势,促使这一局面形成的原因主要有三:其一,作为稀缺性资源,深加工能够将原草最大化利用;其二,深加工产品服用便捷、高效,为主流消费群所青睐;其三,巨大的市场利润空间。
深加工产业发展迅速
在此次青海国际冬虫夏草及藏医药展交会上记者发现,相对以往的虫草交易会展,此次展会中,冬虫夏草原草交易一定程度在缩小,其深加工、产业链衍生产品的比例明显上升。
“目前市场上的冬虫夏草深加工产品主要以虫草压制含片、口服液、原粉胶为主,深加工是为了将有限的资源最大限度地利用。”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执行会长才让多杰表示。
青海省藏医院常务副院长李先加告诉记者,自古以来,人们服用冬虫夏草的方式不外乎两种:原草嚼服或煲汤食用。随着资源急剧减少和主流消费群消费观念的改变,传统服用方式费时耗力的弊端逐步显现,而现代生物科技的产物虫草深加工产品开始走向市场。
“目前,冬虫夏草深加工属于超微化物理研磨过程。原草经过超微化,其细化程度一般都可达到3-4万目(超微化单位),经过超微化的虫草,无论何种形式(固态、液态)都更利于人体吸收,并且适宜大多数体质。”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草原研究院冬虫夏草研究室主任李玉玲说。
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率先冬虫夏草深加工产品推向市场,其5X极草产品系列所利用的就是冬虫夏草超微化原理。据公司的市场宣传,百分百原草压制含片,将虫草最大程度利用,相对服用原草,最高可以达到7倍的吸收效果。
对于虫草超微化后的吸收效果,目前我国还没有权威机构发布临床试验证明。但是根据北京同仁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去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冬虫夏草在超微化至10万目时,人体吸收效果将是原草的10倍。
“随着科技水平不断进步,冬虫夏草深加工的程度还在不断扩大,超微化至10万目,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就可以通过技术水平的进步而得以实现。”李玉玲说。
在全国冬虫夏草最大产地青海省,越来越多从事冬虫夏草经营的企业开始将目光投向深加工产业。“只有顺应市场走向才能发展。”青海三江源药业有限公司负责人扎西才吉表示。
资源和市场决定行业走向
中投顾问产业研究部经理、医药品研究员郭凡礼说:深加工产品可谓在资源稀缺情况下应运而生。深加工能够充分利用原草,并且可以进一步增加原草的附加值,珍惜每一根虫草,将资源利用最大化,是深加工产业得以发展的根本原因之一。
“其次,冬虫夏草深加工的发展是顺应市场需求的必然结果,当下消费者对健康日益关注,对健康型产品需求量较大,深加工可以以规模优势满足消费者需求。此外传统的使用方式耗时耗力,而深加工产品具有便捷、高效等特点,为主流消费群体所青睐。”郭凡礼说。
另外,可观的经济价值也会催生深加工产业的发展。中国生物工程学会分子医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张耀洲说“深加工往往是地区特色产业的必经之路。从最初的原始生产、销售,再到深加工,可以带动产业改革和升级,同时也可以利用资源优势换取利益最大化。”
众所周知,生长在青藏高原的青稞,千百年来只作为高原食物的代表而存在。然而当青稞作为产业走上深加工道路时,其所显现的附加值远远超过本身的价值。
据西藏自治区某青稞深加工企业负责人介绍:一亩青稞,传统产值最多在500-1000元,但是如果把它加工成麦绿素,β-葡聚糖,包括一些药品的中间原料的话,目前比较保守的商业价值是每亩一万元左右。
就冬虫夏草而言,虽然近些年来价格不断攀升,但原草所创造的经济价值终究不抵深加工产品,其稀缺性注定了市场消费群体为主流高端人群。例如5X极草系列产品,380元一克的冬虫夏草纯粉压制含片价格堪比黄金,然而高价格的背后是销售市场的一派火热。
产业升级面临困惑
澳门大学中华医药研究院副院长李少平表示,我国医学对于冬虫夏草的记载历史悠久,过去,冬虫夏草一直作为入药药材而存在,只是后来身价飞涨后才开始被单独服用,其实冬虫夏草是一个天然大处方,其深加工领域范围也很广。
李少平认为,目前的冬虫夏草深加工还只停留在超微化物理研磨阶段,并且是单一利用的阶段,而冬虫夏草的综合利用才是发展深加工的精髓所在。
“人们知道冬虫夏草是好东西,但往往不了解与其他药材合成的复方制剂,会对某些疾病的治疗产生更好效果,比单一服用虫草更有针对性。”青海金诃藏药馆负责人袁栓宁说。
李玉玲说:“除了复方制剂,冬虫夏草的真菌深加工也拥有广阔的前景。真菌是冬虫夏草的唯一的有效成分所在。在美国、日本等国家,通过虫草提炼的真菌被广泛应用在免疫制剂、保健品和食、药品中,然而我国目前仅有四个制药企业所生产的四种真菌产品。”
若要长远发展,还需要开拓更广的深加工领域。但无论研发还是生产,都需要大量的资金和技术支持,对于少数拥有一定实力的企业可以实现,然而对于诸多小企业,是巨大的障碍。
“虫草交易市场长久以来比较混乱,商户大都"单兵作战",小、散、乱企业较多,这样的企业是没有实力发展深加工产业的。”郭凡礼说。
玉树州冬虫夏草协会理事长格金俄保才仁告诉记者,玉树是品质最好冬虫夏草的产地之一,许多从事从草经营的企业都有意向发展虫草深加工,但苦于没有资金和技术、科研专家的支持而无从开始。
“冬虫夏草深加工虽已成行业趋势,但并非意味着所有企业都要从中分一杯羹,相反,这是一个行业整合、规范市场的过程,大企业在控制原料、产品研发及销售方面均具优势,所以激烈竞争之下诸多小品牌退出是必然。”郭凡礼说。
对于眼下快速发展的冬虫夏草深加工产业,李玉玲表示担忧:发展深加工的初衷是珍惜资源、将资源最大化利用,但产业发展过旺是否会适得其反,造成资源被加快掠夺?
李玉玲认为,政府不应一味鼓励企业投身深加工领域,国家相关部门出于资源保护和生态保护应出台相关措施,一方面发展,一方面也要保护为数不多的虫草资源,实现可持续发展。
冬虫夏草沦为“中药神话,科学笑话”
近年来,冬虫夏草被吹捧得神乎其神,身价一路飙升,赛过黄金。然而,不少专家认为,冬虫夏草并不神奇,甚至没有多大功效。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博士后、科普作家刘夙说,狂炒冬虫夏草对生态环境造成了威胁,也欺骗老百姓花了很多冤枉钱,由此建立起来的商业神话应该被打破,“冬虫夏草,不是中药的神话,而是科学的笑话。”
虫草乱象:灌铅粉插竹签增重以假乱真牟取暴利
冬虫夏草素有“软黄金”之称,30年来价格暴涨3500倍,但是到目前,国内却没有出台冬虫夏草的国家标准。由于缺乏统一的标准和市场,使得冬虫夏草的消费者如同“瞎子摸象”,而不少销售商则浑水摸鱼,在利益驱动下,市场上虫草造假手段层出不穷。
一斤虫草=一辆宝马你吃得起吗?
近日,有媒体报道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生产的极草5X冬虫夏草因涉嫌违规销售、虚假宣传等问题,而之后公司所做出的回应也被指漏洞重重,业内表示,青海春天只是一个点,这个点折射了虫草行业缺乏标准、优劣难断、以假乱真等乱象。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