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红花吃法_藏红花泡水喝的功效_藏红花怎么吃效果最好

藏红花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藏红花 > 藏红花吃法

新西兰的藏红花之味

时间:2011-01-08 09:43:34 作者:花瓣洒满了一地

來自福布斯中文網陳樹哲2011年1月7日的文章,藏紅花之味。

新西蘭的藏紅花之味

在新西蘭,皇後鎮的人都喜歡開上20分鍾車,到鄰近的箭鎮吃飯,後者雖然比前者小得多,但那裏才是真正的美食天堂。所以,當我在皇後鎮的時候,自然不能錯過這麽一個藏匿了許多好餐館的去處。

箭鎮最令我印象深刻的餐廳是Saffron餐廳,不僅因爲那裏的美食,還有它的主人Peter Gawron。

Saffron的意思是“藏紅花”,北京也有一家與之同名的餐廳,但兩者沒有任何關系,我想當Peter Gawron多年前在北京學習廚藝時,那裏還沒有“藏紅花”。兩家餐廳相同的地方大概是都很受歡迎,這裏的“藏紅花”如果不提前定位,就别想嘗到Peter的手藝。

這家餐廳倒不難找,就在小鎮的主幹道上,但它的外面依然和新西蘭一般的餐館無異,不太起眼。就是這樣一個小餐廳,曾被知名旅行雜志評爲“全球最讓人興奮的 100張餐桌”之一,且連續四年入選《Cuisine》的最佳餐廳名單。店内雖小,但安排得錯落有緻,設計很質樸,隻用幾幅印象派風格的圖畫裝飾牆壁。最大的亮點是那個開放式廚房,它被餐桌和吧台包圍,挂着鍋鼎瓢盆,食客可以清楚地看到廚師在裏面的一舉一動。

新西蘭的藏紅花之味新西蘭的藏紅花之味

我随手拿起桌上一本印有大大“Saffron”字樣的冊子。最開始以爲是菜單,心想這小餐廳的菜單還真是厚實,那麽小個廚房也能做出這麽多東西。後來一看才知道是菜譜,每一道菜都出自Peter之手。裏面除了各種菜色的烹饪說明和實物拍攝展示,還有很多人物的合照,一看就知道是餐廳員工的合照,但拍出來很有範。Carly指着其中一張照片裏一個人說:“這就是Peter,是不是很帥?”确實,那個站在中間,穿着廚師服的男人,眉目間有明星的風采,笑容非常迷人。而我這才反應過來,那個在廚房裏忙得不可開交的廚師正是Peter本人。“他40幾歲啦,”認識他10年的Carly笑着說,“看不出來吧。”那口氣聽起來像是在講自己的初戀情人。

Peter不是新西蘭人,他生長在阿德萊德,并在那裏學習廚藝,爲最好的星級餐廳工作。随後,Peter離開澳洲,每年換一個地方,學習世界各地的菜色。最後,于1999年選擇在箭鎮落腳,開了這家餐廳。“是愛情把他留住了,”Carly說,“他在這裏遇到了自己的妻子,這家餐廳是他們兩個人一起開的。” 由于Peter周遊列國的學藝經曆,他的廚藝融合了世界各地菜色的特點,創造出自己的東西,這些都能在他的菜譜中找到,在Saffron,可以嘗到地中海的風情、法式的浪漫、澳新地區的簡約、中式的味道。

新西蘭的藏紅花之味新西蘭的藏紅花之味

在享受了豐盛的晚餐後,已接近10點,天色才剛剛暗下來。Carly不急着送我們回酒店,而是轉場到與餐廳一巷之隔的Blue Door Bar,那是Peter的副業。平時,他會在10點後便趕回家陪太太,當天依仗了Carly的面子,他留下來喝酒聊天。我說我在餐廳看到了天津包子。他笑着說自己曾在中國學過廚藝,“最開始是在成都學川菜,”Peter說,“我覺得那是最好的中國味道。”而“藏紅花”這個詞估計也是在那時深深留在心裏的。後來,他又去了北京,在那裏,他曾被某個餐館的上菜排場給鎮住了,“原來上菜的程序可以這麽隆重,真的像古代的帝皇一樣。”我追問餐館的名字,可惜時日太久,他僅有的中文印象也忘了,隻留下一些中式的菜式在自己的菜譜。他告訴我魚和蝦是他喜歡的材料,無論做成什麽,都非常好吃。另外,他還是保持原來的習慣,每年花一點時間到某一個地方去“遊學”,廚學海無涯苦作舟,Peter始終在前進中。偶爾閑下來的時候,他也會去打打高爾夫,但對于他來說,“充裕的時間顯得很奢侈”。

来自福布斯中文网陈树哲2011年1月7日的文章,藏红花之味。

新西兰的藏红花之味

在新西兰,皇后镇的人都喜欢开上20分钟车,到邻近的箭镇吃饭,后者虽然比前者小得多,但那里才是真正的美食天堂。所以,当我在皇后镇的时候,自然不能错过这么一个藏匿了许多好餐馆的去处。

箭镇最令我印象深刻的餐厅是Saffron餐厅,不仅因为那里的美食,还有它的主人Peter Gawron。

Saffron的意思是“藏红花”,北京也有一家与之同名的餐厅,但两者没有任何关系,我想当Peter Gawron多年前在北京学习厨艺时,那里还没有“藏红花”。两家餐厅相同的地方大概是都很受欢迎,这里的“藏红花”如果不提前定位,就别想尝到Peter的手艺。

这家餐厅倒不难找,就在小镇的主干道上,但它的外面依然和新西兰一般的餐馆无异,不太起眼。就是这样一个小餐厅,曾被知名旅行杂志评为“全球最让人兴奋的 100张餐桌”之一,且连续四年入选《Cuisine》的最佳餐厅名单。店内虽小,但安排得错落有致,设计很质朴,只用几幅印象派风格的图画装饰墙壁。最大的亮点是那个开放式厨房,它被餐桌和吧台包围,挂着锅鼎瓢盆,食客可以清楚地看到厨师在里面的一举一动。

新西兰的藏红花之味新西兰的藏红花之味

我随手拿起桌上一本印有大大“Saffron”字样的册子。最开始以为是菜单,心想这小餐厅的菜单还真是厚实,那么小个厨房也能做出这么多东西。后来一看才知道是菜谱,每一道菜都出自Peter之手。里面除了各种菜色的烹饪说明和实物拍摄展示,还有很多人物的合照,一看就知道是餐厅员工的合照,但拍出来很有范。Carly指着其中一张照片里一个人说:“这就是Peter,是不是很帅?”确实,那个站在中间,穿着厨师服的男人,眉目间有明星的风采,笑容非常迷人。而我这才反应过来,那个在厨房里忙得不可开交的厨师正是Peter本人。“他40几岁啦,”认识他10年的Carly笑着说,“看不出来吧。”那口气听起来像是在讲自己的初恋情人。

Peter不是新西兰人,他生长在阿德莱德,并在那里学习厨艺,为最好的星级餐厅工作。随后,Peter离开澳洲,每年换一个地方,学习世界各地的菜色。最后,于1999年选择在箭镇落脚,开了这家餐厅。“是爱情把他留住了,”Carly说,“他在这里遇到了自己的妻子,这家餐厅是他们两个人一起开的。” 由于Peter周游列国的学艺经历,他的厨艺融合了世界各地菜色的特点,创造出自己的东西,这些都能在他的菜谱中找到,在Saffron,可以尝到地中海的风情、法式的浪漫、澳新地区的简约、中式的味道。

新西兰的藏红花之味新西兰的藏红花之味

在享受了丰盛的晚餐后,已接近10点,天色才刚刚暗下来。Carly不急着送我们回酒店,而是转场到与餐厅一巷之隔的Blue Door Bar,那是Peter的副业。平时,他会在10点后便赶回家陪太太,当天依仗了Carly的面子,他留下来喝酒聊天。我说我在餐厅看到了天津包子。他笑着说自己曾在中国学过厨艺,“最开始是在成都学川菜,”Peter说,“我觉得那是最好的中国味道。”而“藏红花”这个词估计也是在那时深深留在心里的。后来,他又去了北京,在那里,他曾被某个餐馆的上菜排场给镇住了,“原来上菜的程序可以这么隆重,真的像古代的帝皇一样。”我追问餐馆的名字,可惜时日太久,他仅有的中文印象也忘了,只留下一些中式的菜式在自己的菜谱。他告诉我鱼和虾是他喜欢的材料,无论做成什么,都非常好吃。另外,他还是保持原来的习惯,每年花一点时间到某一个地方去“游学”,厨学海无涯苦作舟,Peter始终在前进中。偶尔闲下来的时候,他也会去打打高尔夫,但对于他来说,“充裕的时间显得很奢侈”。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23456789@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