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藏红花 > 伊朗藏红花 > 伊朗的玫瑰与夜莺

伊朗的玫瑰与夜莺

时间:2011-01-05 09:23:49 作者:雪花飘飘的天空

古老的波斯文化中,有兩個美麗的意象:玫瑰與夜莺。傳說,當玫瑰花開的時候,夜莺就開始歌唱,向她傾訴愛意,直到夜莺力竭聲嘶,癡醉于玫瑰的芳香,最後倒斃于花枝下。但也有傳說,當夜莺知道玫瑰被真主封爲花之冠時,爲她高興非常,就在夜莺向吐露芬芳的玫瑰飛過去之時,玫瑰的刺刺中他的胸堂,夜莺的血将玫瑰染成鮮紅色。多麽詩意的傳說。

玫瑰與夜莺

走出古老的傳說,駐足今天的伊朗,我發現,這個國家自古盛産玫瑰。據說,今天中東最好的“穆罕默迪”玫瑰就産在伊朗中部卡維爾荒漠的伽姆薩。而這種玫瑰制作出來的玫瑰水,每年被伊朗政府當做珍貴的禮物送往麥加,用于朝觐期間清洗大清真寺,以及點灑前來朝觐的穆斯林。植物學說,玫瑰原産東方,屬薔薇科,象征着美麗和愛情。不過,今天“波斯玫瑰”成了一個響亮的商業品牌,用于推廣伊朗的一種特産——玫瑰水。

伊朗玫瑰水

玫瑰水的制作過程很簡單,在伊朗的中部城市喀山,當地人把清晨太陽出來之前采摘的玫瑰花瓣,投入到裝滿泉水的特制大蒸餾爐子裏,然後用火加熱爐子三、四個個小時,讓玫瑰花香融入蒸汽。然後,蒸餾爐上的一根導管再把這種混合了玫瑰香和精油的蒸汽接入另一個特質的冷卻罐子,蒸汽遇冷又變成水,如此反複蒸餾多次,上好的玫瑰水就新鮮出爐了。一瓶一升左右的上好玫瑰水在伊朗賣到二十元人民币左右。玫瑰水除了在烹調中用來調和食品、飲料的味道,伊朗人還會用來點撒在客人或者婚禮新人的身上以示祝福。而今,伊朗的玫瑰水已然以舶來品的身段走入中國一些城市的酒吧,成爲時尚女士們鍾愛的一種美容養顔飲品

公園裏盛開的波斯玫瑰

在伊朗首都德黑蘭的街頭公園裏,幾乎随處都能看到盛開的波斯玫瑰。伊朗人愛花,而這些搖曳在街頭、窗口、門扉裏的波斯玫瑰,潤澤了這個地處内陸的國家幹燥的四季。玫瑰的芳香、妩媚醉倒了夜莺,而在古老的波斯曆史中,玫瑰與醇酒更孕育了輝煌燦爛的文化和流傳千古的詩章。從9世紀至15世紀長達600年的時間裏, 波斯詩歌璀璨奪目,經久不衰,著名的大詩人如雄峰聳立:魯達基、菲爾多西、海亞姆、薩迪、哈菲茲、莫拉維、内紮米……,這些在波斯文化中閃亮的名字,在東方古典文學史乃至世界古典文學史上爲伊朗的文化赢得了不同凡響的聲譽。

菲爾多西之墓哈菲茲之墓

伊朗人将這些偉大的詩人比喻爲“波斯夜莺”。在伊朗旅行,你會發現伊朗精美的建築園林,要麽是清真寺,要麽就是古代著名詩人的墓地。在德黑蘭,,著名詩人的雕像和以詩人名字命名的街道随處可見。而在那些風景優美的詩人墓地,常有積聚的當地人來憑吊他們心中的古聖先賢。更有人手捧詩人的名篇誦讀或者祈禱,還有人用詩章來爲遊人占蔔。

伊朗古典詩歌

對于伊朗古典詩歌的名氣,許多人并不陌生。在東西方的圖書市場上,我們看到衆多不同版本的伊朗古典詩歌譯著。這些詩歌能赢得世界盛譽,必有其獨特的魅力。中國清代的國學大師王國維曾說,要寫出上乘詩作,“詩人對宇宙人生,須入乎其内,又須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寫之。出乎其外,故能觀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氣。出乎其外,故有高緻。”

伊朗古代詩歌

伊朗古典詩歌的高緻之處見仁見智。但其中有一個共識,讓人印象深刻。那就是伊朗古典詩歌絕大部分蘊含着植根于宗教信仰的“蘇菲思想”。抛開“蘇菲思想”濃厚的神秘主義宗教色彩不談,我們看到伊朗古代的“蘇菲”詩歌在波斯誠然統治了幾百年詩壇,在世界古典詩壇也占據重要地位。如今伊朗古典詩歌被稱爲世界文學的經典!堪稱經典的文學作品,必然具有爲世界各民族共同接受和欣賞的審美價值。

行走在今天伊朗的伊斯法罕、設拉子、馬什哈德這樣一些出産古代詩人的城市,有一個共同的感受就是這些地方鍾靈毓秀,都曾爲古代波斯的都城和商貿、文化中心。而像海亞姆、哈菲茲、薩迪、莫拉維這些詩作被東西方廣爲推崇的大詩人,他們基本都算得上是淵博的學者:精通多種語言、熟讀宗教典籍和律法,其中個别的還精通天文和數學,曆任波斯宮廷詩人,對世态盛衰的變遷、宗教、政治有着豐富的閱曆和深入的現實生活與宗教靈魂體驗。

伊朗古代抒情詩作

因而在他們的抒情詩作裏,表面看來似乎不外是花鳥、山水、靜夜的描寫,也詠歎春天、鮮花、美酒和愛情。但其中衆多的蘇菲詩篇,卻在表象之外通過比喻、隐喻、雙關語和同義詞的巧妙運用,将詩人們靈動的藝術感知、細膩的情感體驗與原本深奧的宗教玄理完美融爲一體,給人純淨的藝術享受同時,也顯出與現代衆多抒情詩因淺而顯的根本不同。而且,這些蘇菲詩人大多注重人生實踐,崇尚思想品德的修煉,追求一種理想的人格:虔誠敬畏,熱烈執着,忠貞不渝,謙遜不驕,知足常樂,蔑視富貴,甘于清貧,樂善好施,堅韌不拔……等等。這些人類所共同珍視的優秀品質,必然爲他們的詩作帶來恒久的生命力。

玫瑰與夜莺,伊朗古老而美麗的文化意象。我想,如果更多的人了解了波斯的古典詩歌,了解了他們古老的宗教信仰中對“光”的崇尚,人們或許能從另一個側面理解這個民族的獨特精神氣質。(公元13世紀的波斯蘇菲詩人薩迪的幾句詩,如今懸挂在紐約聯合國總部。以下是兩種不同的翻譯:)

Human being are members of a whole,

In creation of one essence and soul.

If one member is afflicted with pain,

Other members uneasy will remain.

If you've no sympathy for human pain,

The name of human you cannot retain!

(translated by M. Aryanpoor)

Adam's sons are body limbs, to say;

For they're created of the same clay.

Should one organ be troubled by pain,

Others would suffer severe strain.

Thou, careless of people's suffering,

Deserve not the name, "human being".

(translated by H. Vahid Dastjerdi)

(撰稿:劉然)

伊朗的玫瑰与夜莺

古老的波斯文化中,有两个美丽的意象:玫瑰与夜莺。传说,当玫瑰花开的时候,夜莺就开始歌唱,向她倾诉爱意,直到夜莺力竭声嘶,痴醉于玫瑰的芳香,最后倒毙于花枝下。但也有传说,当夜莺知道玫瑰被真主封为花之冠时,为她高兴非常,就在夜莺向吐露芬芳的玫瑰飞过去之时,玫瑰的刺刺中他的胸堂,夜莺的血将玫瑰染成鲜红色。多么诗意的传说。

玫瑰与夜莺

走出古老的传说,驻足今天的伊朗,我发现,这个国家自古盛产玫瑰。据说,今天中东最好的“穆罕默迪”玫瑰就产在伊朗中部卡维尔荒漠的伽姆萨。而这种玫瑰制作出来的玫瑰水,每年被伊朗政府当做珍贵的礼物送往麦加,用于朝觐期间清洗大清真寺,以及点洒前来朝觐的穆斯林。植物学说,玫瑰原产东方,属蔷薇科,象征着美丽和爱情。不过,今天“波斯玫瑰”成了一个响亮的商业品牌,用于推广伊朗的一种特产——玫瑰水。

伊朗玫瑰水

玫瑰水的制作过程很简单,在伊朗的中部城市喀山,当地人把清晨太阳出来之前采摘的玫瑰花瓣,投入到装满泉水的特制大蒸馏炉子里,然后用火加热炉子三、四个个小时,让玫瑰花香融入蒸汽。然后,蒸馏炉上的一根导管再把这种混合了玫瑰香和精油的蒸汽接入另一个特质的冷却罐子,蒸汽遇冷又变成水,如此反复蒸馏多次,上好的玫瑰水就新鲜出炉了。一瓶一升左右的上好玫瑰水在伊朗卖到二十元人民币左右。玫瑰水除了在烹调中用来调和食品、饮料的味道,伊朗人还会用来点撒在客人或者婚礼新人的身上以示祝福。而今,伊朗的玫瑰水已然以舶来品的身段走入中国一些城市的酒吧,成为时尚女士们钟爱的一种美容养颜饮品

公园里盛开的波斯玫瑰

在伊朗首都德黑兰的街头公园里,几乎随处都能看到盛开的波斯玫瑰。伊朗人爱花,而这些摇曳在街头、窗口、门扉里的波斯玫瑰,润泽了这个地处内陆的国家干燥的四季。玫瑰的芳香、妩媚醉倒了夜莺,而在古老的波斯历史中,玫瑰与醇酒更孕育了辉煌灿烂的文化和流传千古的诗章。从9世纪至15世纪长达600年的时间里, 波斯诗歌璀璨夺目,经久不衰,著名的大诗人如雄峰耸立:鲁达基、菲尔多西、海亚姆、萨迪、哈菲兹、莫拉维、内扎米……,这些在波斯文化中闪亮的名字,在东方古典文学史乃至世界古典文学史上为伊朗的文化赢得了不同凡响的声誉。

菲尔多西之墓哈菲兹之墓

伊朗人将这些伟大的诗人比喻为“波斯夜莺”。在伊朗旅行,你会发现伊朗精美的建筑园林,要么是清真寺,要么就是古代著名诗人的墓地。在德黑兰,,著名诗人的雕像和以诗人名字命名的街道随处可见。而在那些风景优美的诗人墓地,常有积聚的当地人来凭吊他们心中的古圣先贤。更有人手捧诗人的名篇诵读或者祈祷,还有人用诗章来为游人占卜。

伊朗古典诗歌

对于伊朗古典诗歌的名气,许多人并不陌生。在东西方的图书市场上,我们看到众多不同版本的伊朗古典诗歌译著。这些诗歌能赢得世界盛誉,必有其独特的魅力。中国清代的国学大师王国维曾说,要写出上乘诗作,“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

伊朗古代诗歌

伊朗古典诗歌的高致之处见仁见智。但其中有一个共识,让人印象深刻。那就是伊朗古典诗歌绝大部分蕴含着植根于宗教信仰的“苏菲思想”。抛开“苏菲思想”浓厚的神秘主义宗教色彩不谈,我们看到伊朗古代的“苏菲”诗歌在波斯诚然统治了几百年诗坛,在世界古典诗坛也占据重要地位。如今伊朗古典诗歌被称为世界文学的经典!堪称经典的文学作品,必然具有为世界各民族共同接受和欣赏的审美价值。

行走在今天伊朗的伊斯法罕、设拉子、马什哈德这样一些出产古代诗人的城市,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就是这些地方钟灵毓秀,都曾为古代波斯的都城和商贸、文化中心。而像海亚姆、哈菲兹、萨迪、莫拉维这些诗作被东西方广为推崇的大诗人,他们基本都算得上是渊博的学者:精通多种语言、熟读宗教典籍和律法,其中个别的还精通天文和数学,历任波斯宫廷诗人,对世态盛衰的变迁、宗教、政治有着丰富的阅历和深入的现实生活与宗教灵魂体验。

伊朗古代抒情诗作

因而在他们的抒情诗作里,表面看来似乎不外是花鸟、山水、静夜的描写,也咏叹春天、鲜花、美酒和爱情。但其中众多的苏菲诗篇,却在表象之外通过比喻、隐喻、双关语和同义词的巧妙运用,将诗人们灵动的艺术感知、细腻的情感体验与原本深奥的宗教玄理完美融为一体,给人纯净的艺术享受同时,也显出与现代众多抒情诗因浅而显的根本不同。而且,这些苏菲诗人大多注重人生实践,崇尚思想品德的修炼,追求一种理想的人格:虔诚敬畏,热烈执着,忠贞不渝,谦逊不骄,知足常乐,蔑视富贵,甘于清贫,乐善好施,坚韧不拔……等等。这些人类所共同珍视的优秀品质,必然为他们的诗作带来恒久的生命力。

玫瑰与夜莺,伊朗古老而美丽的文化意象。我想,如果更多的人了解了波斯的古典诗歌,了解了他们古老的宗教信仰中对“光”的崇尚,人们或许能从另一个侧面理解这个民族的独特精神气质。(公元13世纪的波斯苏菲诗人萨迪的几句诗,如今悬挂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以下是两种不同的翻译:)

Human being are members of a whole,

In creation of one essence and soul.

If one member is afflicted with pain,

Other members uneasy will remain.

If you've no sympathy for human pain,

The name of human you cannot retain!

(translated by M. Aryanpoor)

Adam's sons are body limbs, to say;

For they're created of the same clay.

Should one organ be troubled by pain,

Others would suffer severe strain.

Thou, careless of people's suffering,

Deserve not the name, "human being".

(translated by H. Vahid Dastjerdi)

(撰稿:刘然)

伊朗藏红花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