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文
当前位置:首页 > 藏红花 > 伊朗藏红花 > 石油、天然气在伊朗未来经济发展中的作用

石油、天然气在伊朗未来经济发展中的作用

时间:2020-12-17 17:16:03 作者:大雾里的胡同

在過去的數十年中,石油出口收入一直是伊朗經濟發展的支柱。 伊朗的經濟狀況極大程度上取決于國際市場石油價格和其本國石油出口能力。爲了克服伊朗經濟過度依賴石油業的弱點,前三十年裏,伊曆屆政府都提到要抓緊非石油經濟部門的發展,然而,過去的經驗并沒有成功,當前,伊朗經濟依然嚴重其石油業。但是伊朗已從過去的經曆中領悟到一些經驗教訓,并在試圖尋求新的可行的使用其油氣資源的方式。

伊朗石油和天然氣

尋求新的途徑

以下新的動向和政策改變可以看作是重新确定油氣資源在伊朗未來經濟發展中作用的重要步驟:

1. 通過“回購”(BUY-BACK)形式吸收外資和引進國外技術的政策;

2. 石油部門部分私有化和地方分權;

3. 石油穩定基金的建立;

4. 提高相關地方工業的效能;

5 油氣産品國内附加值的增長。

伊朗精神領袖哈梅内伊2001年3月發布一項法令,明确以下各點作爲伊石油業發展核心目标:

● 加快石油、天然氣的開發。

● 提高石油生産能力,從而提高伊朗政治、經濟和社會安全等方面的能力。

● 增加天然氣的産量,滿足國内需求。

● 通過合法渠道,吸收必要的融資(包括國内和國外的)。

● 提高出口油氣産品的價值。

● 優化能源消費。

吸引國外投資

曆史上,伊朗人對在自然資源,特别是石油領域吸收國外資金的觀念有着強烈的反感,那種對國外公司侵占和破壞伊朗國家利益的曆史偏見已經沉痼爲他們心理上的症結。盡管如此,從90年代中期開始,伊朗政府還是試圖在這個重要部門吸收國外投資,雖然進展緩慢。

可以看到,由于國内對吸收國外資金持反對态度,伊朗起初隻是允許國外公司投資參與海上資源的開發。事實上,第一階段(始于1995年)的“回購招标”無一例外都是海上項目。隻是從1998年7月開始的第二階段,國外公司才允許參與陸上開發項目。也就是說,國外公司重新進入伊朗油氣資源開發是被控制分階段進行的。即便如此,在油氣領域利用外資的步伐與伊朗政府期望的還是相距甚遠。造成這種局面的主要因素是:

1、伊朗憲法規定的限制條件造成法律框架不适應性。政府當局迄今爲止一直把憲法第81條的禁止“向外國公司讓步”解釋爲采用“生産分享協議”的法律障礙,而後者恰恰是國際石油合約必須遵照的标準。鑒于這點,伊朗政府采用了“回購協議”的概念,實質上是伊朗國家石油公司(NIOC)授予國際石油公司的一種有限獲利的服務合同。雖然NIOC根據外國公司提出的要求,努力修改回購模式,但是合同風險和利益的比例仍不切合實際情況。伊朗國家石油公司在國外方移交投産油田後的後續開發階段采用“經營保證”的措施。

2、伊方的政出多門也是影響利用外資的另一重要因素。雖然石油部和伊朗國家石油公司是實際的對外洽談者,但許多部門都插手影響決策。伊方本身達成一緻意見的過程不僅耗費時間,而且令外國合作夥伴喪失信心。

3、另外,來自國内各部門要求增加當地公司的工作份額的壓力也令伊外雙方對确定合适可行的當地份額無所适從。

4、最後,伊朗将南帕爾斯氣田作爲國外公司參與的重點項目,也面臨實際問題。

許多外國公司對伊朗爲其豐富的天然氣資源市場開發到底要采取什麽措施還不是确切清楚。因此,伊朗一些天然氣項目的商業前景大成問題。

總而言之,伊朗石油公司參與油氣産業發展的進程緩慢而困難重重,如果伊朗決心要在吸引外資和引進國外技術方面有所作爲的話,在未來幾年中,必須面臨和應付不斷出現的新的挑戰。

油氣産業的重組

當伊朗的石油經營機構與外部隔絕、沒有國際石油公司介入時,自身并不認爲缺少動力來克服它的惰性。自從油氣領域向國外重新開放以來,已經很清楚,伊朗石油工業需要經曆相當大的結構調整才能适應新的發展,這包括項目建議的談判和研究以及項目的操作和管理。結構調整最重要的部分是打破伊朗國家石油公司的集權經營,實現如下目标:

● 建立必要的基礎結構,使其能與諸多的外國公司進行多個項目的談判,一旦簽訂合同,能對項目進行操作管理;

● 創造更多的靈活性,組建與伊朗國家石油公司巨大集權結構完全不同的小的實體;

● 結構對外國公司更加透明。

鑒于以上必要性,石油部從1999年開始實施重組計劃,組建了許多小公司。但由于意見分歧、缺少政治和商業的指令以及政策重點改變等原因,緻使地方實體的建立如同虛設。所以對外談判、決定政策的權力仍保持在國家石油公司和下屬的PEDEC手中。但有必要将石油部制定政策和規定的職能與伊朗國家石油公司經營的職能明确地分開。石油部現正在逐漸分離這兩種職能。與此同時,石油部和伊朗國家石油公司也在下放權力,實現如下目标:

● 形成一個具有競争能力、具有商業性質并附屬于石油部的單位

● 促進效益

● 創建公司職能透明、産品價格合理的體制

● 合理優化管理和服務體制

● 新的結構适合國家經濟

石油穩定基金

另一個重要轉變是政府将油氣資源看成是一種“資産”而不是一種“收入”,這個思路最後導緻在第三個經濟發展五年計劃中建立了石油穩定基金。這種觀點的延續對伊朗經濟的發展有兩點明顯的結果:

● 根據石油穩定基金的基本特性,從國家國庫中提取石油收入用于國家預算意味着伊朗必須找到國家預算的其他收入來源。這些來源的一部分可以從稅收得到,還可以從多種石油經濟結構中實現,也就是說,更集中到石油下遊和增加産品附加值的經濟活動中。

● 總統堅持将“地下資産”轉成“地上資産”意味着穩定基金将被提供給基礎實施建設和增加就業上。此計劃已在實行之中,自從2000年3月以來,每桶原油收入,隻有預先确定的比例進入國庫。這個數字從2000年3月至2001年3月是每桶13.8美元,去年增加到每桶16美元,其餘的劃入由中央銀行控制、托管會監督的特别穩定基金中。此基金已經累計100億美元,政府可以在議會批準後用其進行投資。大約40億美元已經分配給一些工程。最初對怎樣使用這筆基金有兩種不同的觀點:

一種認爲,可以利用這筆基金發展油氣領域,減少對外國公司的依賴。另一種觀點認爲,基金應投資在創造就業和國家需要的輕工業上,油氣項目可以自己解決融資。實際上,議會決定怎樣使用這筆基金已顯示第二種觀點占爲主導,因創造就業是國家最優先考慮的問題。以後相當比例的石油收入将用于改善國家非石油經濟成分的能力,特别是增加就業機會,這對國家經濟發展是非常重要的。

地方公司問題

如上所述,地方公司的作用是發展能源領域争論的一個重要焦點。有以下兩種不同的觀點,但又相互關聯:

● 一個觀點是,積極組建伊朗油氣公司,作爲主要合同方承包項目。正是根據這個計劃,像OEIC、Petropars、PEDCO和其他公司已經組建,并得到了項目。在伊朗政府的眼裏,這些公司将來可以作爲主要合同方承包項目,然後他們可以與外國合作夥伴或分包商進行談判。

● 另一個觀點是,地方工業盡力通過法律促進外國合同方采用伊朗分包商來完成他們的項目。因爲伊朗進行大的油氣工程能力有限,特别是缺少向先進的技術。不僅在技術方面存在差距,而且在管理、融資、法律方面都存在差異。爲了彌補這個差距,伊朗石油部強調要增加地方公司的能力,責成外國公司參與分包合同并向伊朗合作夥伴轉讓設備生産技術。同時,伊朗國家石油公司尋機改善自己公司的項目管理能力。伊朗希望增加地方實體的能力,但這個過程需要一定的時間。

重點在天然氣工程和石油下遊工業

政府的計劃和指導思想的另一個重點是将增加産品附加值作爲提高油氣産業潛力、發展伊朗經濟的一種途徑。在油田面臨自然減産的形勢下,利用天然氣資源是補償替代原油的最佳方案。

2000年和2001年一些外國公司對伊朗怎樣應用天然氣增加它的附加值做了一些研究。伊朗計劃通過鋪設管線、液化天然氣和天然氣凝析液體新技術,将天然氣輸送到國際市場上。但天然氣市場和原油市場截然不同,伊朗一直還在學習和熟悉國際市場的實際情況。盡管如此,伊朗吸引外資的重點仍放在南帕爾斯氣田,簽訂了許多期的工程合同。第三個五年計劃建議在石油下遊工業進行私有化,将下遊工業轉讓給私人經營。政府希望增加效益,朝市場導向的經營發展。但主要障礙是政府對燃料價格給予高額補貼。下遊工業成功的例子是石化工業。石油部下屬的國家石化公司已經制定發展戰略,逐漸增加石化工業的生産潛力。伊朗大多數石化項目是新上項目,不僅能滿足國内市場需求,還能大量出口。

結論

伊朗的油氣産業自從1979年伊斯蘭革命以來經曆了不同的發展階段。在80年代,重點是理順内部關系,克服國有化帶來的損失以及兩伊戰争造成的負面影響。戰後石油産業隻是作爲國家重建的資金來源爲其他戰略工業(例如鋼鐵、汽車工業等)提供資金。但石油産業對整個國家的經濟發展起到重要作用。爲實現油氣産業真正的潛力,伊朗已經進行了大的政策和結構調整,但要使其更爲有效,還需較長的時間。

換句話說,經過二十年的困難時期後,伊朗石油部現在将重點放在結構和法律的改革上,使油氣産業更具有效益性和國際競争力。爲實現伊朗經濟在油氣産業的真正價值,需要更多的改革和重組。由于改革的步伐緩慢,所需要的時間将更長。實現第三個五年計劃制定的目标相當困難。在實現上述目标的過程中将有許多争論。發揮油氣領域的最大潛力,增加就業是所有新政策制定的核心。石油穩定基金的建立意味着政府對石油出口收入的依賴已經減少。不管基金用于國庫儲備還是用于工業發展,石油出口的财政重要性依然存在。

在过去的数十年中,石油出口收入一直是伊朗经济发展的支柱。 伊朗的经济状况极大程度上取决于国际市场石油价格和其本国石油出口能力。为了克服伊朗经济过度依赖石油业的弱点,前三十年里,伊历届政府都提到要抓紧非石油经济部门的发展,然而,过去的经验并没有成功,当前,伊朗经济依然严重其石油业。但是伊朗已从过去的经历中领悟到一些经验教训,并在试图寻求新的可行的使用其油气资源的方式。

伊朗石油和天然气

寻求新的途径

以下新的动向和政策改变可以看作是重新确定油气资源在伊朗未来经济发展中作用的重要步骤:

1. 通过“回购”(BUY-BACK)形式吸收外资和引进国外技术的政策;

2. 石油部门部分私有化和地方分权;

3. 石油稳定基金的建立;

4. 提高相关地方工业的效能;

5 油气产品国内附加值的增长。

伊朗精神领袖哈梅内伊2001年3月发布一项法令,明确以下各点作为伊石油业发展核心目标:

● 加快石油、天然气的开发。

● 提高石油生产能力,从而提高伊朗政治、经济和社会安全等方面的能力。

● 增加天然气的产量,满足国内需求。

● 通过合法渠道,吸收必要的融资(包括国内和国外的)。

● 提高出口油气产品的价值。

● 优化能源消费。

吸引国外投资

历史上,伊朗人对在自然资源,特别是石油领域吸收国外资金的观念有着强烈的反感,那种对国外公司侵占和破坏伊朗国家利益的历史偏见已经沉痼为他们心理上的症结。尽管如此,从90年代中期开始,伊朗政府还是试图在这个重要部门吸收国外投资,虽然进展缓慢。

可以看到,由于国内对吸收国外资金持反对态度,伊朗起初只是允许国外公司投资参与海上资源的开发。事实上,第一阶段(始于1995年)的“回购招标”无一例外都是海上项目。只是从1998年7月开始的第二阶段,国外公司才允许参与陆上开发项目。也就是说,国外公司重新进入伊朗油气资源开发是被控制分阶段进行的。即便如此,在油气领域利用外资的步伐与伊朗政府期望的还是相距甚远。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因素是:

1、伊朗宪法规定的限制条件造成法律框架不适应性。政府当局迄今为止一直把宪法第81条的禁止“向外国公司让步”解释为采用“生产分享协议”的法律障碍,而后者恰恰是国际石油合约必须遵照的标准。鉴于这点,伊朗政府采用了“回购协议”的概念,实质上是伊朗国家石油公司(NIOC)授予国际石油公司的一种有限获利的服务合同。虽然NIOC根据外国公司提出的要求,努力修改回购模式,但是合同风险和利益的比例仍不切合实际情况。伊朗国家石油公司在国外方移交投产油田后的后续开发阶段采用“经营保证”的措施。

2、伊方的政出多门也是影响利用外资的另一重要因素。虽然石油部和伊朗国家石油公司是实际的对外洽谈者,但许多部门都插手影响决策。伊方本身达成一致意见的过程不仅耗费时间,而且令外国合作伙伴丧失信心。

3、另外,来自国内各部门要求增加当地公司的工作份额的压力也令伊外双方对确定合适可行的当地份额无所适从。

4、最后,伊朗将南帕尔斯气田作为国外公司参与的重点项目,也面临实际问题。

许多外国公司对伊朗为其丰富的天然气资源市场开发到底要采取什么措施还不是确切清楚。因此,伊朗一些天然气项目的商业前景大成问题。

总而言之,伊朗石油公司参与油气产业发展的进程缓慢而困难重重,如果伊朗决心要在吸引外资和引进国外技术方面有所作为的话,在未来几年中,必须面临和应付不断出现的新的挑战。

油气产业的重组

当伊朗的石油经营机构与外部隔绝、没有国际石油公司介入时,自身并不认为缺少动力来克服它的惰性。自从油气领域向国外重新开放以来,已经很清楚,伊朗石油工业需要经历相当大的结构调整才能适应新的发展,这包括项目建议的谈判和研究以及项目的操作和管理。结构调整最重要的部分是打破伊朗国家石油公司的集权经营,实现如下目标:

● 建立必要的基础结构,使其能与诸多的外国公司进行多个项目的谈判,一旦签订合同,能对项目进行操作管理;

● 创造更多的灵活性,组建与伊朗国家石油公司巨大集权结构完全不同的小的实体;

● 结构对外国公司更加透明。

鉴于以上必要性,石油部从1999年开始实施重组计划,组建了许多小公司。但由于意见分歧、缺少政治和商业的指令以及政策重点改变等原因,致使地方实体的建立如同虚设。所以对外谈判、决定政策的权力仍保持在国家石油公司和下属的PEDEC手中。但有必要将石油部制定政策和规定的职能与伊朗国家石油公司经营的职能明确地分开。石油部现正在逐渐分离这两种职能。与此同时,石油部和伊朗国家石油公司也在下放权力,实现如下目标:

● 形成一个具有竞争能力、具有商业性质并附属于石油部的单位

● 促进效益

● 创建公司职能透明、产品价格合理的体制

● 合理优化管理和服务体制

● 新的结构适合国家经济

石油稳定基金

另一个重要转变是政府将油气资源看成是一种“资产”而不是一种“收入”,这个思路最后导致在第三个经济发展五年计划中建立了石油稳定基金。这种观点的延续对伊朗经济的发展有两点明显的结果:

● 根据石油稳定基金的基本特性,从国家国库中提取石油收入用于国家预算意味着伊朗必须找到国家预算的其他收入来源。这些来源的一部分可以从税收得到,还可以从多种石油经济结构中实现,也就是说,更集中到石油下游和增加产品附加值的经济活动中。

● 总统坚持将“地下资产”转成“地上资产”意味着稳定基金将被提供给基础实施建设和增加就业上。此计划已在实行之中,自从2000年3月以来,每桶原油收入,只有预先确定的比例进入国库。这个数字从2000年3月至2001年3月是每桶13.8美元,去年增加到每桶16美元,其余的划入由中央银行控制、托管会监督的特别稳定基金中。此基金已经累计100亿美元,政府可以在议会批准后用其进行投资。大约40亿美元已经分配给一些工程。最初对怎样使用这笔基金有两种不同的观点:

一种认为,可以利用这笔基金发展油气领域,减少对外国公司的依赖。另一种观点认为,基金应投资在创造就业和国家需要的轻工业上,油气项目可以自己解决融资。实际上,议会决定怎样使用这笔基金已显示第二种观点占为主导,因创造就业是国家最优先考虑的问题。以后相当比例的石油收入将用于改善国家非石油经济成分的能力,特别是增加就业机会,这对国家经济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地方公司问题

如上所述,地方公司的作用是发展能源领域争论的一个重要焦点。有以下两种不同的观点,但又相互关联:

● 一个观点是,积极组建伊朗油气公司,作为主要合同方承包项目。正是根据这个计划,像OEIC、Petropars、PEDCO和其他公司已经组建,并得到了项目。在伊朗政府的眼里,这些公司将来可以作为主要合同方承包项目,然后他们可以与外国合作伙伴或分包商进行谈判。

● 另一个观点是,地方工业尽力通过法律促进外国合同方采用伊朗分包商来完成他们的项目。因为伊朗进行大的油气工程能力有限,特别是缺少向先进的技术。不仅在技术方面存在差距,而且在管理、融资、法律方面都存在差异。为了弥补这个差距,伊朗石油部强调要增加地方公司的能力,责成外国公司参与分包合同并向伊朗合作伙伴转让设备生产技术。同时,伊朗国家石油公司寻机改善自己公司的项目管理能力。伊朗希望增加地方实体的能力,但这个过程需要一定的时间。

重点在天然气工程和石油下游工业

政府的计划和指导思想的另一个重点是将增加产品附加值作为提高油气产业潜力、发展伊朗经济的一种途径。在油田面临自然减产的形势下,利用天然气资源是补偿替代原油的最佳方案。

2000年和2001年一些外国公司对伊朗怎样应用天然气增加它的附加值做了一些研究。伊朗计划通过铺设管线、液化天然气和天然气凝析液体新技术,将天然气输送到国际市场上。但天然气市场和原油市场截然不同,伊朗一直还在学习和熟悉国际市场的实际情况。尽管如此,伊朗吸引外资的重点仍放在南帕尔斯气田,签订了许多期的工程合同。第三个五年计划建议在石油下游工业进行私有化,将下游工业转让给私人经营。政府希望增加效益,朝市场导向的经营发展。但主要障碍是政府对燃料价格给予高额补贴。下游工业成功的例子是石化工业。石油部下属的国家石化公司已经制定发展战略,逐渐增加石化工业的生产潜力。伊朗大多数石化项目是新上项目,不仅能满足国内市场需求,还能大量出口。

结论

伊朗的油气产业自从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经历了不同的发展阶段。在80年代,重点是理顺内部关系,克服国有化带来的损失以及两伊战争造成的负面影响。战后石油产业只是作为国家重建的资金来源为其他战略工业(例如钢铁、汽车工业等)提供资金。但石油产业对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起到重要作用。为实现油气产业真正的潜力,伊朗已经进行了大的政策和结构调整,但要使其更为有效,还需较长的时间。

换句话说,经过二十年的困难时期后,伊朗石油部现在将重点放在结构和法律的改革上,使油气产业更具有效益性和国际竞争力。为实现伊朗经济在油气产业的真正价值,需要更多的改革和重组。由于改革的步伐缓慢,所需要的时间将更长。实现第三个五年计划制定的目标相当困难。在实现上述目标的过程中将有许多争论。发挥油气领域的最大潜力,增加就业是所有新政策制定的核心。石油稳定基金的建立意味着政府对石油出口收入的依赖已经减少。不管基金用于国库储备还是用于工业发展,石油出口的财政重要性依然存在。

伊朗藏红花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